那个在玻璃包厢里抽烟的男人

自始至终都不觉得大锅是他的,这次比赛中有些球员的状态之差,勒夫根本救不回来。

夏天喝咖啡:

写在前面:


我知道,在这样一届世界杯后,你有100万个理由黑勒夫


我同样不想为他开脱


今天的尤阿希姆·勒夫,的的确确是全体德国球迷心中的罪人


毕竟是他创造了德国队在世界杯上的历史最差战绩


但我并不想在这里分析勒夫犯下的种种错误


如果你此时只想把这个人千刀万剐、乱石砸死,那我建议你不要再往下看了


因为我不仅是一个伪球迷,还是一只情怀狗


我并不想分析什么


我只是想把这两天回忆起的许多东西写下来...

为勒夫说几句话

昨晚德国队输了以后一晚上没怎么睡,看了很多粉丝的言论,觉得挺寒心的。这次德国队的失利,各方都有很多问题,勒夫可能占一半,但粉丝却几乎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勒夫,可是球员自身就没问题吗?14一代部分球员和新球员的磨合没问题吗?脚下技术没问题吗?心态没问题吗?甚至德国国内联赛就没有任何问题吗?一场世界杯的失败暴露出无数问题,为什么只指责勒夫呢?世界上没有哪支球队会永远赢,也没有哪个功勋教练能永远捧杯,成绩起伏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吗,为什么能宽容球员,却不能宽容勒夫呢?再怎么样,他带领德国队拿下了冠军,几届大赛均进了四强,成绩好的时候一个个喊亲妈,成绩不好了就疯狂骂让他下课,竞技体育无感情,但人是有感情...

德意志童话这个论坛是消失了吗?

链接打不开,里面好多同人文都看不了,超级想重温克勒的那篇in it,请问哪里还可以看?

夕阳红也要闪瞎你——克林斯曼和勒夫的十年互织毛衣史

这辈子搞过的最甜的rps了,纯糖无刀。

忽如寄:

 零、生命中的男人


和众多知名的世界级教练一样,勒夫年轻时也有过一段称不上是成功的球员生涯。勒夫18岁时在德乙的弗赖堡开始职业球员生涯,一年后就坐稳了弗赖堡主力前锋的位置,被认为是南巴登地区最有天赋的年轻人。 
和现在的淡定气质不同,勒夫年轻时急于到大俱乐部见识世面。曾入选德国U21国家队的勒夫渴望与马特乌斯、沃勒尔和舒斯特尔等明星队友一样,加盟豪门俱乐部,踢上顶级的德甲联赛。当德甲球队斯图加特的邀请发过来时,勒夫随即欣然前往。 
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还没在德甲大放光芒的勒夫,在和英格兰球队利...

【西陆/顾戚/陆戚】情无独钟(一)


青蛇梗

- 戚少商,你说这人间有什么好。

1.
小七救我的时候,正是盛夏流火的天气。我贪凉,蜷缩在河边的冰凉石头上睡觉,待我醒来,已日头高照,石板滚烫,黏住我滑腻的皮肤,我全身剧痛,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,眼睁睁地看着热气从我的头顶蒸出。这时小七来了,往我身上掬了把清水,又略施灵力,带我回家,我乖顺地环住他的手腕,闻到同类的气息。

原来,他也是蛇,只不过比我大了五百岁,已修炼成人形。

2.
他真好看,我在山间活了百年,时常有清俊男女幽会,或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上山踏青,环肥燕瘦,都不及他半分好看。他一身乳白薄纱,飘飘荡荡,光站在那里,便好似沾染三分仙气,三分鬼气,三分妖气,还有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哀愁。我只是条小...

随便剪了一个陆小鸡舔颜mv

小鸡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

【西陆】醉打金枝

前篇:打火机与公主裙(和这篇关联还是蛮大的,最好能看一下)


西门吹雪X陆小凤


隐 顾惜朝X陆小凤 & 傅叶(2012版天涯明月刀)


1.

养一个公主需要多少钱,多少精力,西门吹雪不知道。


他从没养过什么活物,更别说是皇城里独一份的公主,只有很小的时候,喜欢厨娘养的一只小兔子,于是每次从午饭里省出点青菜米饭,练完武后溜到厨房喂小兔子,后来这事被玉罗刹发现了,他大骂西门吹雪玩物丧志,一边随手碾碎了兔子。西门吹雪吓得不敢动,不敢哭,很久以后才回过神来,蹲在地上为小兔子立了个小木块,全当是送...

【顾陆/西陆】打火机与公主裙

题目来源于Twentine小说《打火机与公主裙》


部分人设来自《清明上河图》


历史背景杂糅宋明两代,bug很多


情节很变态



顾惜朝X陆小凤


西门吹雪X陆小凤



若你问谁是汴京城最美的姑娘,有人会说是小甜水巷的头牌卓一一,有人说是灯市街刘掌柜家的七姑娘,或许那守门的将士心里藏着的是隔壁豆腐坊的小丫头。但你若要问谁是汴京最尊贵的公主,那所有人的答案只会是一个。



毕竟举世间,只能有一位尊贵的公主。



先\\帝与皇后恩爱非常,先//帝一直想有一个和皇后长得一样美丽的公主,却连生五...

艹,那么清水的城仙都被屏蔽了我日,sb lofter

【顾戚】狗血大纲



‪庆德三年,天下大旱,颗粒无收,民不聊生,黄河东岸起义军联合塞北勃帖尔部落,攻入紫金城,英宗仓皇出逃,将军雷卷命侍从戚少商保护太子顾惜朝,一路向南,直至动乱结束。‬

‪庆德七年,英宗重回紫金城,戚少商与顾惜朝也顺利回宫,逃亡路上,相依为命,顾惜朝意图娶戚少商为太子妃。开国三百年,从未有男子被明媒正娶入族谱,更何况帝王家。英宗以太子年幼,需尽快读书为由拒绝,并囚禁戚少商于陪宫。庆德八年五月,英宗游玩御花园,无意间闯入陪宫,见戚少商月下舞剑,身姿卓绝,一时情动。戚少商自知此生与顾惜朝相见无望,心灰意冷。英宗与戚少商的关系不胫而走,夜长梦多,英宗命人放出消息,称戚少商已自缢。顾惜朝悲痛欲绝,状若疯癫。...

© 脑海群岛 | Powered by LOFTER